舌尖上的記憶

來源:電力工程公司    作者:鄭家元     發表日期:2022-05-26 責任編輯:郭熙君  點擊數:250

還記得,老家門口有兩棵槐樹,每逢端午時節,樹上便掛滿了一串串淡黃色的小花,這種貌似開心果的小花裏麵,幾乎收藏了我一整個夏天的甜蜜。

清晨,吸收了一整晚水汽的小花,在它的花蕊裏麵悄悄孕育了一小滴“甘露”,用舌尖輕點,一股夾雜著初夏讓人微醺的清甜從舌尖蔓延至全身。想到這裏,兒時關於舌尖的記憶便也在腦海中蕩漾開來。

七八歲的樣子吧,爸媽都在外麵,放學後就直奔爺爺家了,奶奶去世得早,爺爺獨居多年,他眼睛不好,但心細,對我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猶記得那會兒每天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廚房,老式的灶裏還留有餘溫,鍋裏麵用小碗盛著一個用鍋巴捏成的飯團,小時候牙齒不好,爺爺做的鍋巴飯團又脆又軟,對我來說剛剛好。我喜歡從外麵一層一層地啃,每次都會期待裏麵藏的是什麼,可能是一個雞蛋,或者是幾顆紅棗,有時候也可能是一塊醃蘿卜……有一次我有點感冒,爺爺在裏麵放了一塊生薑,說是可以治感冒,那股鑽心的辛辣和他幸災樂禍的笑容到現在我都還記憶猶新。

爺爺總能給我帶來驚喜,唯獨有一次,他沒有。

爺爺幾乎占據了我童年所有的美好記憶,以至於他去世多年以後,每次想到他心裏還是會覺得空落落的。爺爺的去世宣告了我童年的結束,也永遠帶走了那個總能帶給我驚喜的飯團。

說到舌尖上的記憶,對於農村長大的孩子來說,肯定繞不開那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桑葚了。初夏時節,正是桑葚成熟的時候,沿路的桑樹被紅的、紫的桑葚綴滿,散發著誘人的芬芳。對於經驗老道的我來說,一眼便能分辨哪棵樹上的桑葚品質最佳,就算是同一棵樹的不同位置,口味也會大相徑庭。由於僧多粥少,往往一棵樹上趴著好幾個人,有的甚至會為爭奪一個好位置大打出手,而這對於當時的男生來說不亞於捍衛自己的尊嚴。因為女生大多不會上樹,而占據優良位置的男生不僅可以悠哉的享用美味,還可以討好樹下焦急等待的女生。不過到最後,每個人的臉上、衣服上都會被染成紫色,回家難免是一頓臭罵,但是再過幾天,第二茬成熟後又是一樣的光景,隻是競爭的更加激烈罷了。

上一次回老家,心血來潮,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一棵桑樹,零零散散掛著幾個桑果,看上去有點營養不良,口味也大不如前了。

每到辣椒紅透的季節,母親便會把紅辣椒全部摘回來,剁碎後和磨好的米麵還有鹽混合均勻,然後用瓦罐醃製,在我們那兒叫榨胡椒。醃製好的榨胡椒配上臘肉或者雞蛋一起炒是我中學時代最喜歡的一道菜,不過讓它享譽最廣的還屬榨胡椒炒大腸了吧。上初中那會兒住學校,周末才能回家,學校夥食差,母親便想著法兒的做一些菜讓我帶學校去,榨胡椒便因它易下飯、保存時間長的優秀品質成為了陪伴我度過那段艱苦歲月的“最佳戰友”。

兒時的印象中,從母親手裏出來的美食還有很多,比如豆腐乳、蜜棗、辣白菜、酸豆角等等。母親愛好做這些,也正是這些再簡單不過的食材,為我的學生時代增添了別樣的滋味,也帶我體味著生活的各種酸甜苦辣。現在,我很少回老家了,母親也不喜做這些了,有時候也會很懷念,每次跟母親再提起時,母親隻是說“沒人吃了”,也就隻能作罷了。

小時候,沒有家鄉的概念,它是藏在爺爺飯團裏的小驚喜,是掛在路邊桑樹上的小果子,是出自母親雙手的各種美味……而現在,家鄉卻成了記憶中的一朵小花和筆下一個傷感的詞彙。是啊,我和家鄉又何嚐不是一對隔海相望的戀人呢,隻是你想我的時候可以來看我,而它想我的時候,隻能在原地等我。

又是一年端陽佳節,雖然遠隔萬裏,但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卻早已跨越了山河大海。那麼在你的舌尖,又有哪些關於家鄉的記憶呢?                                  

Copyright 2016 biwei必威88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hypec-hb@powerchina.cn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