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迪普的什錦花飯

來源:建設公司    作者:俞良望     發表日期:2022-01-11 責任編輯:郭熙君  點擊數:328

       武漢美食因品類多,馳名天下,除本土自創外,還得益於久已有之的“碼頭文化”。兩江三鎮,船走如梭,外地人口徙居武漢,各據生存天地,各自奮力發家創業;在武漢紮地生根的同時,也讓外來事物包括外來美食等落地開花。所謂“打碼頭”,意不在打,卻喻指創業生存的曲折不易。

       我所知的漢味早點熱幹麵、麵窩、豆皮等,本土自創的可能性較大,各有流傳下來的有趣故事,而如江漢路老字號的四季美湯包,有美食家爭議源出開封灌湯包子,至少成名於開封灌湯包子之後。曲直姑且不論,這卻更證明了美食之於“碼頭文化”的存在。至於武漢人常常食用的花飯,因各地均有,過於常見,無甚稀奇,人們懶得去探究它源自本土還是泊之外來。

       但漢味美食的“打碼頭”,不獨是“打進來”,還有“打出去”。比如武漢人自創的熱幹麵,已在全國各地都能見到。我早年在河南偃師“跑工程”時,生活區大門外,當地人開的餐點鋪麵,因施工隊伍的安營紮寨而如雨後春筍一般。有一家鋪麵入夜後專售熱幹麵供人們“消夜”,獨家經營惹得排隊者眾。我猜一定是哪個武漢伢指點江山當了幕後師爺。由建設公司承建的南迪普項目在巴基斯坦,秉持武漢人走到哪就將漢味帶到哪的優秀傳統,把漢味美食打到了南迪普。我在南迪普項目吃到了各式漢味早餐,唯花飯更如家常便飯。這就讓我不得不想專門聊一聊花飯。

       南迪普項目的花飯通常出現於每周的麵餐日中(周一、周四的晚餐),與煮熟的掛麵一道各據一方呈現在餐廳的餐桌上。北麵南飯,南北調和,挑逗你的味蕾。花飯當然是地道的漢味特色,它不像揚州炒飯那樣有青豆、肉腸的講究,更不像西式炒飯那樣有海鮮、咖喱的考究。漢味花飯最簡單而直接,像極武漢人的直腸子、熱性子,飯中放尋常的食鹽、胡椒粉、蔥粒、蒜粒,添加打散成汁的雞蛋清、切碎成丁的火腿腸,佐以鮮辣的老幹媽醬料一同翻炒即可。然而將樸素無華的白米飯升華為個性鮮明的漢味花飯,卻也需經曆一番猛火和色拉油的考驗。混合著蛋清的黃、火腿腸粒的紅、蔥粒的綠、蒜粒的白以及熱油猛火曆煉後外表呈現出的醉人的焦熏色,這多種色澤的混雜當真是五彩斑斕,如萬邦來朝的氣象,簡單中透著大氣,難怪被美譽為花飯或什錦花飯。在異國他鄉的南迪普,飯粒顆顆精神抖擻、透著熱乎勁且香氣入鼻而來的花飯,讓你吃出了武漢人的精神,也嚐到故鄉的滋味、化解味蕾上的鄉愁。

       我猜花飯定是即興之物,取便捷之利,順帶張揚個性。米飯本是最常用之物,有些須盈餘要留作下頓,加熱的最直接方法當然是入鍋炒之。欲使營養味美則添加別的食材,不但所費不多,也省卻專門做菜肴的麻煩。至於做出什麼口味,則是因地製宜或因人喜好而定,這就是不同的地方花飯風格口味各自不同的緣故罷。

       勞動人民有著無窮的生活智慧,神龍氏為百姓嚐百草,百草中剔出五穀給人們耕種,使人們有充饑之食,得生生不息。人們在晝夜勞作的生活實踐中,將五穀煉造出花樣百變的米食和麵食,於煙火塵色裏廣傳至今。

       南迪普項目的花飯如萬千美食中滄海一粟,原不值一提,但它藉武漢精神和碼頭文化,飛越萬裏來到異國他鄉的南迪普生根發芽,解海外電建人肚腹之饑、思鄉之愁,則是絕無僅有、善莫大焉的。

Copyright 2016 biwei必威88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hypec-hb@powerchina.cn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Baidu
map